*

*옛글닷컴ː세설신어世說新語

****찾아보기/전체목록

***

*하늘구경

 

 

 


第十 規箴


10-1/1 漢武帝乳母嘗於外犯事, 帝欲申憲, 乳母求救東方朔.

10-1/2 朔曰:「此非脣舌所爭. 爾必望濟者, 將去時, 但當屢顧帝, 愼勿言

10-1/3 此或可萬一冀耳.」 乳母旣至, 朔亦侍側, 因謂曰:「汝癡耳!

10-1/4 帝豈復憶汝乳哺時恩邪?」

10-1/5 帝雖才雄心忍, 亦深有情戀 乃悽然愍之, 卽敕免罪.

10-2/1 京房與漢元帝共論, 因問帝:「幽ㆍ厲之君何以亡? 所任何人?」 答曰:

10-2/2 「其任人不忠.」 房曰:「知不忠而任之, 何邪?」 曰:「亡國之君, 各賢其臣

10-2/3 豈知不忠而任之?」 房稽首曰:「將恐今之視古, 亦猶後之視今也!」

10-3/1 陳元方遭父喪, 哭泣哀慟, 軀體骨立, 其母愍之, 竊以錦被蒙上.

10-3/2 郭林宗弔而見之, 謂曰:「卿海內之儁才, 四方是則 如何當喪, 錦被蒙上?

10-3/3 孔子曰:‘衣夫錦也, 食夫稻也, 於汝安乎?’ 吾不取也!」 奮衣而去.

10-3/4 自後賓客絶百所日.

10-4/1 孫休好射雉, 至其時, 晨去夕反. 羣臣莫不止諫, 「此爲小物, 何足甚**[身+冘]?」

10-4/2 休曰:「雖爲小物, 耿介過人 朕所以好之.」

10-5/1 孫晧問丞相陸凱曰:「卿一宗在朝有幾人?」

10-5/2 陸曰:「二相ㆍ五侯ㆍ將軍十餘人.」 晧曰:「盛哉!」

10-5/3 陸曰:「君賢臣忠, 國之盛也 父慈子孝, 家之盛也.

10-5/4 今政荒民弊, 覆亡是懼, 臣何敢言盛?」

10-6/1 何晏ㆍ鄧颺令管輅作卦, 云:「不知位至三公不?」 卦成, 輅稱引古義,

10-6/2 深以戒之. 颺曰:「此老生之常談.」 晏曰:「知幾其神乎, 古人以爲難

10-6/3 交疎而吐誠, 今人以爲難. 今君一面盡二難之道, 可謂‘明德惟馨!’

10-6/4 詩不云乎, ‘中心藏之, 何日忘之!’」

10-7/1 晉武帝旣不悟太子之愚, 必有傳後意, 諸名臣亦多獻直言.

10-7/2 帝嘗在陵雲臺上坐, 衛瓘在側, 欲申其懷, 因如醉跪帝前, 以手撫牀曰:

10-7/3 「此坐可惜!」 帝雖悟, 因笑曰:「公醉邪?」

10-8/1 王夷甫婦, 郭泰寧女, 才拙而性剛, 聚斂無厭, 干豫人事

10-8/2 夷甫患之, 而不能禁. 時其鄕人幽州刺史李陽, 京都大俠, 猶漢之樓護.

10-8/3 郭氏憚之. 夷甫驟諫之, 乃曰:「非但我言卿不可, 李陽亦謂卿不可!」

10-8/4 郭氏小爲之損.

10-9/1 王夷甫雅尙玄遠, 常嫉其婦貪濁, 口未嘗言「錢」. 婦欲試之,

10-9/2 令婢以錢遶牀, 不得行. 夷甫晨起, 見錢閡行, 呼婢曰:「擧郤阿堵物!」

10-10/1 王平子年十四五, 見王夷甫妻郭氏貪欲, 令婢路上儋糞

10-10/2 平子諫之, 並言不可. 郭大怒, 謂平子曰:「昔夫人臨終, 以小郞囑新婦,

10-10/3 不以新婦囑小郞!」 急捉衣裾, 將與杖 平子饒力, 爭得脫, 踰窗而走.

10-11/1 元帝過江猶好酒, 王茂弘與帝有舊, 常流涕諫, 帝許之, 命酌酒一酣,

10-11/2 從是遂斷.

10-12/1 謝鯤爲豫章太守, 從大將軍下, 至石頭, 敦謂鯤曰:

10-12/2 「余不得復爲盛德之事矣!」 鯤曰:「何爲其然?

10-12/3 但使自今以後, 日亡日去耳!」 敦又稱疾不朝.

10-12/4 鯤諭敦曰:「近者, 明公之擧, 雖欲大存社稷, 然四海之內, 實懷未達.

10-12/5 若能朝天子, 使羣臣釋然, 萬物之心, 於是乃服. 仗民望以從衆懷,

10-12/6 盡沖退以奉主上 如斯, 則勳侔一匡, 名垂千載.」 時人以爲名言.

10-13/1 元皇帝時, 廷尉張闓, 在小市居, 私作都門, 蚤閉晩開, 羣小患之

10-13/2 詣州府訴, 不得理 遂至檛登聞鼓, 猶不被判. 聞賀司空出, 至破岡,

10-13/3 連名詣賀訴. 賀曰:「身被徵作禮官, 不關此事.」 羣小叩頭曰:

10-13/4 「若府君復不見治, 便無所訴!」 賀未語, 令且去:見張廷尉當爲及之.

10-13/5 張聞, 卽毁門, 自至方出迎賀. 賀出見, 辭之曰:「此不必見關, 但與君門情,

10-13/6 相爲惜之!」 張愧謝曰:「小人有如此, 始不卽知, 蚤已毁壞.」

10-14/1 郗太尉晩節好談, 旣雅非所經, 而甚矜之. 後朝覲, 以王丞相末年多可恨,

10-14/2 每見, 必欲苦相規誡. 王公知其意, 每引作他言. 臨還鎭,

10-14/3 故命駕詣丞相 翹須厲色, 上坐便言:「方當乖別, 必欲言其所見.」

10-14/4 意滿口中, 辭殊不流. 王公攝其次曰:

10-14/5 「後面未期, 亦欲盡所懷, 願公勿復談!」 郗遂大瞋, 氷衿而去, 不得一言.

10-15/1 王丞相爲揚州, 遣八部從事之職, 顧和時爲下傳, 還, 同時俱見

10-15/2 諸從事各奏二千石官長得失, 至和獨無言. 王問顧曰:「卿何所聞?」 答曰:

10-15/3 「明公作輔, 寧使網漏呑舟? 何緣採聽風聞, 以爲察察之政!」

10-15/4 丞相咨嗟稱佳, 諸從事自視缺然也.

10-16/1 蘇峻東征沈充, 請吏部郞陸邁與俱.

10-16/2 將至吳, 密勅左右令入閶門放火以示威 陸知其意, 謂峻曰:

10-16/3 「吳治十未久, 必將有亂 若爲亂階, 請從我家始!」 峻遂止.

10-17/1 陸玩拜司空, 有人詣之, 索美酒, 得, 便自起, 瀉箸梁柱間地, 祝曰:

10-17/2 「當今乏才, 以爾爲柱石之用, 莫傾人棟梁!」 玩笑曰:「戢卿良箴.」

10-18/1 小庾在荊州, 公朝大會, 問諸僚佐曰:「我欲爲漢高ㆍ魏武何如?」

10-18/2 一坐莫答. 長史江**[虎+林+彡]曰:「願明公爲桓ㆍ文之事, 不願作漢高ㆍ魏武也!」

10-19/1 羅君章爲桓宣武從事, 謝鎭西作江夏, 往檢校之. 羅旣至, 初不問郡事,

10-19/2 徑就謝數日, 飮酒而還. 桓公問有何事?

10-19/3 君章云:「不審公謂謝尙何似人?」 桓公曰:「仁祖是勝我許人!」

10-19/4 君章云:‘豈有勝公人而行非者? 故一無所問.」 桓公奇其意, 而不責也.

10-20/1 王右軍與王敬仁ㆍ許玄度並善, 二人亡後, 右軍爲論議更克. 孔嚴誡之曰:

10-20/2 「明府昔與王ㆍ許周旋有情, 及逝沒之後, 無愼終之好, 民所不取!」

10-20/3 右軍甚愧.

10-21/1 謝中郞在壽春敗, 臨奔走, 猶求玉帖證.

10-21/2 太傅在軍, 前後初無損益之言, 爾日猶云:「當今豈須煩此?」

10-22/1 王大語東亭:「卿乃復論成不惡, 那得與僧彌戱?」

10-23/1 殷顗病困, 看人政見半面. 殷荊州興晉陽之甲, 往與顗別, 涕零,

10-23/2 屬以消息所患. 顗答曰:「我病自當差, 正憂汝患耳!」

10-24/1 遠公在廬山中, 雖老, 講論不輟. 弟子中或有惰者, 遠公曰:

10-24/2 「桑楡之光, 理無遠照 但願朝陽之暉, 與時竝明耳.」

10-24/3 執經登坐, 諷誦朗**[田+昜], 詞色甚苦. 高足之徒, 皆肅然增敬.

10-25/1 桓南郡好獵, 每田狩, 車騎甚盛, 五六十里中, 旌旗蔽隰, 騁良馬, 馳擊若飛,

10-25/2 雙甄所指, 不避陵壑. 或行陳不整, 麏兎騰逸, 參佐無不被繫束.

10-25/3 桓道恭, 玄之族也 時爲賊曹參軍, 頗敢直言, 常自帶絳綿繩箸腰中.

10-25/4 玄問此何爲? 答曰:「公獵, 好縛人士 會當被縛, 手不能堪芒也.」

10-25/5 玄自此小差.

10-26/1 王緖ㆍ王國寶相爲脣齒, 並弄權要.

10-26/2 王大不平其如此, 乃謂緖曰:「汝爲此欻欻, 曾不慮獄吏之爲貴乎?」

10-27/1 桓玄欲以謝太傅宅爲營.

10-27/2 謝混曰:「召伯之仁, 猶惠及甘棠 文靖之德, 更不保五畝之宅!」 玄慙而止.

 

 

www.yetgle.com

*<돌아가자>